122,救命稻草(1/5)

div id="ter_tip">最新 在离开了艾格隆的会见厅之后,维尔福检察官原本紧绷的神情终于稍稍得到了放松,然后暗自长舒了一口气。

他勉强靠着自己的机智,终于在最后一刻逃出生天,虽然没有把那一口大锅统统甩掉,但至少还是为自己找到了挡箭牌。

有苏尔特元帅在前面,终究他所面对的压力就会少很多了。

庆幸至于,他又再次痛苦地感受到,这个少年人实在是不好伺候。

自己刚刚帮他完成了一件大桉,不说得到奖赏吧,至少也该让自己休息休息,给个喘息空间吧?结果呢?又一件麻烦事情压到了自己身上,哪有这样使唤人的?

若不是不敢在这里多说话,恐怕他已经直接骂出来了。

可是心里骂归骂,他却也没有什么办法,因为他致命的死穴掌握在那个少年人的手中,他并没有什么和对方讨价还价的本钱,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忿对对方唯命是从。

不光是憋屈,每一次见到艾格隆,都会让他感觉如坐针毡,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,他甚至觉得自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又折寿了一次。

他不想一直活在这种恐惧当中。

该怎么办?该怎么改善现在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处境?

维尔福左思右想,想要为自己找一条出路。

反抗是不可能的,之前对方就掌握着自己的致命把柄,现在更加又大获全胜,眼看就要君临法国了,自己怎么反抗?

想来想去,唯一一条路就是“尽快提高自己的地位,让自己有更多本钱来保命”。

在过去,维尔福为了扮演刚正不阿的法律维护者,一直都很少与同僚以及权贵来往,他的名望就是他的护身符,也是他得到所有人敬畏的资本。

可是现在这一切行不通了,在罗马王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道德光环,所以罗马王想要动自己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,为了使得自己能够改善处境,他不得不一改往日的作风,想办法拉帮结派,让更多人为自己说好话。

如果仔细估测的话,他也不是没有机会。

他的父亲诺瓦蒂埃侯爵,一直都是个忠诚的帝国派,眼下也得到了陛下的重用,可想而知接下来必然会手握大权;虽然多年来他和父亲关系极差,几乎完全不来往,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,他今后一定要尽量讨好父亲,重新修复父子关系,以便得到一个保护伞。

但仅仅只有这样一个保护伞还是不够的,他的父亲年事已高,天知道还能活多少年,如果万一在不久的将来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